京港澳高速积水成水库 已发现3名死者(图)

  7月22日,搜救人员在淹没的车辆间搜索。记者从北京消防部门了解到,21日的强降水导致京港澳高速公路16公里处一铁路桥下严重积水,导致多台车辆被淹,22日上午已发现3名遇难者的遗体。由于积水量大,作业时间长,北京市交通部门预计23日京港澳高速仍然无法通行。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7月23日,救援人员在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打捞被淹车辆。7月21日北京遭遇强降水天气后,京港澳高速公路17.5公里处南岗洼铁路桥下严重积水,积水导致部分车辆被淹,京港澳高速长阳段道路交通中断。截至23日14时30分,救援部门已经清理出被积水淹没的47辆车,除22日上午发现3名遇难者外,未再发现被困人员。新华社发(郑永 摄)

  新华网北京7月24日电(记者涂铭、卢国强)24日11时53分,一辆京N牌照的小轿车缓缓驶出京港澳高速杜家坎收费站,奔向远方……这标志着在“7·21”暴雨中中断近3天的京港澳高速双方向恢复通车。

  从22日6时到24日11时的54个小时里,来自北京多个部门、武警消防部队、社会各界的近万人次汇聚到南岗洼铁路桥下,争分夺秒地投身到这场疏通进出京大动脉的战斗中。

  一场61年来最大的暴雨让京港澳高速上最低洼、最不起眼的南岗洼铁路桥路段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

  21日暴雨来临时,严重的积水切断了京港澳高速,拥堵的车辆在路上排起了长队,随着降雨量不断增加,南岗洼铁路桥路段积水快速上涨,车轮、底盘、车窗、车顶……肆虐的洪水甚至淹没了大客车的顶部,一些小客车直接漂了起来……80余部机动车告急!

  暴雨过后,当救援人员赶到现场时,看到了一个长达900米、平均水深4米、最深处达6米的“湖泊”。据初步估计,现场积水量达20万立方米,相当于一个小二型水库的库容量。

  在南岗洼铁路桥路段两侧的路堤外,大量的积水冲开了路堤,雨水倒灌至主路上,顺势而下在这里汇集,积水挟带的淤泥和杂物还堵塞了这一路段的多处污水口,而排水机站被水淹没停止了工作。

  记者在现场看到,由于该路段属于弯道,并且下穿京广铁路,整个路段地势比其他路段要低六七米,成为暴雨当天的路面和周边地区的泄洪渠。

  22日上午,来自北京市消防部门和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的潜水队员对该路段积水进行了摸排。连续下潜近10小时后,潜水员们初步发现该路段共有被困车辆84辆。不幸的是,潜水队员在被困车辆中发现了3名遇难者。

  22日上午,当北京城区逐渐恢复正常时,南岗洼铁路桥路段的积水却没能退去,京西南进出京大动脉受阻,抢险救援工作迫在眉睫。

  灾情就是命令。22日早上6时开始,由北京市公安、消防、武警、排水集团、首发集团等多家单位组成的抢险队伍开始集结南岗洼。

  摆在抢险队伍面前最大的难题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排走约十分之一个北京昆明湖的积水。北京市排水集团管网部部长邝诺告诉记者,他们共组织了6个大型的排水单元,每三个互为“备份”,24小时不间断作业,每小时能排水近3000立方米。

  由于道路两侧本身积水就很严重,水抽出来后排到哪里让人犯了难。关键时刻,北京武警总队第15支队的500名战士用了不到2个小时,挖出了一条长1公里多的排水渠,积水通过这条渠道被源源不断地排到附近的一家在建污水处理厂的基坑里。

  浑浊的积水留下的淤泥同样让人头痛。23日晚,记者在抢险现场看到,南岗洼路段双方向留下的淤泥最深处超过半米。在抽水泵巨大的轰鸣声中,武警战士们奋力用铁锹将淤泥集中到道路内侧,然后由铲车转移到路中间的隔离带。

  随着积水水位逐渐下降,水中被困的车辆渐渐露出来,两天多的浸泡让这些汽车车身沾满了淤泥,许多车辆的玻璃都已破碎。23日晚,记者看到,一辆高达近40米的起吊车正在紧张作业,工人们将吊装绳分别套在汽车的两端,吊机再缓缓地将满是泥沙的车辆放在早已在旁边待命的拖车上。

  24日凌晨3时,排水工作结束;清晨6时,最后一辆被困车辆被拖走。顾不上休息,消防战士们又开始投入到紧张的清淤和路面清洗工作中。

  这次抢险救援见证了各政府部门和百姓合作的力量。21日下午,蓝天救援队从网上得知京港澳高速积水的消息,当天晚上,10名队员自发驱车载着冲锋舟、潜瓶奔赴积水点,凭借专业的救援技能,他们当天共救出了40多名附近的受困村民,此后他们又一直忙着摸排水下车辆,因为积水浑浊,许多队员都被汽车破碎的玻璃划伤。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蓝天救援队,他们的专业素养让我很受震动,他们身上的志愿者精神更让我感动。”谈到这次抢险中蓝天救援队的表现,多次参加应急救灾的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周正宇如此评价。

  24日上午9时,看着南岗洼桥下进京方向的最后一段淤泥被冲干净,道路恢复一新,满身泥浆的陕西籍武警战士刘浩浩难掩脸上的兴奋。22日凌晨,刘浩浩和战友们就来到这里参与搜寻被困群众、挖掘排水渠,直到23日上午才回到驻地休息。可23日晚上,整整一夜,他和战友们一起又在和淤泥“战斗”。

  淤泥和汗水让刘浩浩身上的迷彩服已经有些僵硬。记者问他累不累,这位20岁的小伙子有点害羞地说:“这是应该做的,不累。”

  在这场抢险战斗中,除了那些奋不顾身参与抢险的人,还有一群人我们不应忘记。

  22日大规模排水开始后,污水处理厂基坑很快被积水填满。因为离现场最近,本已经被雨水淹过一次的丰台区王佐镇南岗洼村只能“引水入村”,村里200多户村民二度被淹,但他们却甘当“泄洪区”。“高速这么堵着也不是事,我们遭点灾,换大家的畅通。”村民苗海的一句话,让在场的记者无不动容。